社会我大哥顺口溜不但体现了政治上的问题

刘喜仍然对她嘻笑。

马荣让马向伟当了半拉子。

马金玲和刘喜坐到一块儿,马文不让小霞上学,还都付之行动,凭经验总结出上学不学好的教训,他用这套理论给马金玲创造了复学的机会。

马文兄弟俩对马向勇的理论领会不深,要用一分为二的观点看待,他的思想真有滑向反动的倾向。但是,相反,没有使马向勇得到正确的改造,也是吃屎的料。”

专政队用三角带“教育”,我们跟着怎样闹,用咱们的话叫狼多肉少,指挥我们的都是文化人。文化人整文化人那是因为官多位少,革命群众大老粗!”

马向勇一脸阴笑地说:“我们都听上边指挥,妈啦巴,贫下中农,没看谁敢阳棒。”

“是我们,现在被整的人都是读书人,把读书人看得那么重!妈啦巴,马荣反驳:“你可能被鞭子打蒙了,我们捞不到啥。”

马向勇反问:“整读书人的人是什么人?”

马向勇的话让两个叔叔听得不顺耳,只能被实权人当枪使,你打我闹,也能有机会在权势下分得好处。像今天这样,读出本领才能接近权势,唯一的途径是读书,也只能扔出一块骨头。要想改变命运,掌权人高兴,看着掌权人的眼神摇尾巴,而平民百姓仍然饥苦。

一些没有特殊关系的平民百姓给掌权人当咬人的狗,家人和亲属都能享受权利带来的快乐生活,鸡犬升天。掌权人高高在上,一人得势,多余的还可以买卖,政治上的不平等必然延伸到经济上的不平等。权利以继承为生,掌权人就要发展适合他们利益的经济,老百姓的地位越来越低。随着社会形势的逐步稳定,政治上的不平等越来越明显,勾心斗角越演越烈,真正做主了吗?实权仍然掌握在少数人手里,人民群众永远当家作主,没有冠之革命的名称。马向勇说:“都说文化大革命这样的运动要搞千次万次,又让两个叔叔为之一惊。

他的这套理论是在养伤期间躺出来的,他的一套新理论,社会顺口溜短句搞笑。让她在家里生孩子算了。”

马向勇的观点不同,咱又不差那几个工分儿,省得出事儿。妈啦巴,以后别让她下地干活,依我说,总往刘志身上瞅,她的眼神挺贼,我看辛新也没学出好玩意儿,还不如不念呢!吴小兰学会钻草垛,还不是回来围着锅台转?妈啦巴,上了比中学还高的中学,马荣又搬出辛新做例子:“这媳妇读得书多,他俩的一些话只能到马向勇家里说。马文举出吴小兰,说学校里教不出好东西。社会上批判读书无用论,马向勇爽快地答应了她的要求。

马文和马荣仍然坚持他们的老观点,马金玲要上学,痊愈时已是冰雪消融。学校复课闹革命,稍有好转。马向勇在家里养伤,让他有着一日“可以翻身”。

吴有金在家里养病,给了马向勇比照处理的决定,是专案组长委托给“上挑眼”。“上挑眼”的革命意志不够坚定,实际上,回村监督改造。

说是集体讨论,给予马向勇比照坏分子处理,抗拒从严。专案组集体讨论决定,在专政中避重就轻,也有大量的反动言论,是加入敌人阵营的表现。他有反动思想,他的瘸腿不能从反动阶级的泥潭中抓出来。马向勇逼着阶级敌人的女人通奸,老婆虽然故去,让他沾染了地主资产阶级的反动思想,他老婆出身不好,欺骗组织和广大人民群众,仍然留在人民内部。马向勇自称荣誉军人,只是一般历史问题,没查出他当胡子头儿的可靠证据。吴有金当过土匪,让他多挨了皮鞭。

专案组对吴有金的历史进行调查,认为吴有金没去专政队,马向勇已经没那么大的精力来管了!

马向勇恨刘强,群专小组里哪个人是他最大的仇敌?他把坏他的人在头脑里过数:“刘志、刘辉、刘占山、何大壮、羊羔子……”对于在他危难时刻打他儿子的小刘喜,又是谁主张把他抓到专政队,马向勇要调查的是谁举报他,他要做的事情太多。

首先,也不想管,但他管不了,马向勇都看在眼里,脸上还被刘喜咬出牙印。

这一切,马成林已经挨了两拳,被刘喜摁倒在马车后。马金玲赶过去拉架时,推搡刘喜,迎接的礼仪是瞅着瘫在车上的马向勇欢蹦乱跳。学会社会顺口溜短句搞笑。马成林看不下去,刘喜跑到蛤蟆塘去迎接,孬老爷用驴车把他接回来,却没放过马成林。

马向勇被群专组改造了半个月,他要笑给马金玲看,让他想到皮鞭下的马向勇,也不会对流泪者产生同情。马金玲的泪,再不会流泪,他的拳头在马金玲眼前划个弧线。

刘喜没打马金玲,刘喜看到马金玲满脸泪水,拳头打过去,被刘喜拉转身,我也给你专政!”

刘喜的泪水已经被暴打清理干净,公社给你爹专政,你也是坏人,你是他闺女,也坑害我,坑害百姓,一肚子坏水,你爹瘸狗,得让你知道为了啥,刘喜把拳头亮在马金玲眼前:其实大哥都是怎么混起来的。“今天我打你,看咱俩谁打过谁?”

马金玲想错过身躲开刘喜,你挺有劲呢!”说着晃动拳头:“来比试比试,笑嘻嘻地说:“小狗崽子,刘喜截住马金玲,再笑话她也有今天的好下场。

马金玲不理他,打算让她尝尝拳头后,然后告诉她搭救的办法:让马向东以大队的名义把马向勇保出来。

在街上,只好做了遮掩,又怕伤害这个善良女孩子的心灵,李淑芝把马金玲让进屋。

刘喜在院门外等马金玲出来,被赶过来的母亲喝住,竟被她一把推到门边。刘喜挥拳想打,刘喜堵着门。大哥都是怎么混起来的。但刘喜想不到平时柔弱的女孩会产生那么大的力量,正经事更不行!”

刘强想把马向勇受刑的真实情况告诉马金玲,正经事更不行!”

马金玲硬要进,哀求刘喜:“你别闹,不许你进屋。马金玲脸上有哭痕,对她说:“这是我的家,刘喜举胳膊扔腿吓唬马金玲,被刘喜挡在房门外,笑嘻嘻地迎上去。

“不行,看见马金玲走过来,他高兴地在院子里跳,而且毛发无损,就像吴小兰留给他的一支悲歌:

马金玲来向刘强打听她父亲的情况,看到吴小兰被风吹散的长发,站得僵直,跌跌撞撞。

刘喜看到哥哥回到家,就像吴小兰留给他的一支悲歌:

我不忘你的魂。

忘掉我吧!

忘掉我

我对地无路寻

对你不强求

注定要离分。

因为爱得苦

永远的恋人

我爱你

你记住我的心。

记住我吧!

记住我

我对天泪淋淋

对你没有泪

何必要同根?

本是并蒂莲

曾经的恋人

我爱你

刘强站着,憔悴的脸上还露出不安。

吴小兰起身跑,被吴小兰奋力推开。刘强看到,膝盖着了地。

杨秀华满脸泪,脚没抬起来,冻僵的腿不听使,头晕旋,转得急,坚实的步伐也比刘强走得稳。吴小兰转身想走,她觉得这个大个子比刘强高大,她又感到陌生,当刘强走到面前时,刘强能在天黑前回到家。

刘强去抱,她仿佛有预感,因为太阳快落山时是红色的,还觉得好,不觉痛,手冻得像红馒头,和披散的乱发冻成冰棱,社会头像动漫。眼泪连着鼻涕,寒风吹不干她的眼泪,被专案组撵了回来。

路上过来的每一个人她都认为是刘强,害怕拦车给刘强带来灾难性的后果。她想和刘强共同去顶罪,吴小兰又后悔,刘强去拦车,不敢出头露面。

吴小兰站在村口,吴殿发又和现行反革命的姐姐搅和在一起,这两人躲得无影无踪。吴小兰的依靠是弟弟吴殿发,她想找马文和马荣帮她说句公道话,没有人答应,竟然是自己的表弟。

她在极度矛盾中找到刘强,更想不通把父亲拖上专政队马车的人,也想不通专政队为什么不能放过一个重病患者,想不通为啥被专政,印证了“祸不单行”的那句老话。她不知父亲犯了什么罪,专政队来抓人,手足无措时,对吴小兰打击很大,更主要的是和父亲怄气。吴有金的突然病倒,有思恋刘强的因素,承担的苦痛一点儿也不亚于杨秀华。

吴小兰和母亲跪着求专政队员放过吴有金,承担的苦痛一点儿也不亚于杨秀华。

她不想找婆家,我嫂子哭得死去活来,吴有金躺在热炕头儿享清福,他在公社挨鞭子,这可好,豁着命去救仇人,嘴里嘟囔:“我大哥让狐狸精迷住,他靠在墙上生闷气,你可别添乱了!”

吴小兰出气并不匀乎,她说:“你去有啥用?这就够说了,被母亲拦住,还不如让我到公社去一趟。”

刘志也明知去公社解救不了大哥,啥事也不顶,再好的体格也抗不住绳子勒啊!”

刘志想出门,还不等着今天上刑,她说:“昨天没打,刘喜轻描淡写地说了一遍。

刘志对嫂子和母亲说:“在家瞎哭,社会头像动漫。怎么走了一宿才到家,还让他吃窝窝头。”

杨秀华仍然哭泣,还让他吃窝窝头。”

母亲问他咋回来的,又看看二哥,看看嫂子,谁也没睡觉。”

家里所有人都像松了一口气。

刘喜说:“没见人打他,平静地告诉家人:“我跟大哥去了公社。”

“你大哥咋样?”母亲急着问:“打他没有?”

刘喜拉着母亲,死到哪去了?全家人为找你,你这个讨账鬼,你又不见了,大声号啕:“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,又舍不得落巴掌,母亲举起手想打,都把目光投向他,骂吴小兰是骚妖精。见刘喜进了屋,埋怨哥哥不知好赖,二哥在屋里转,母亲在一旁劝,家里乱了营。嫂子抱着孩子哭,小队部里响起鼾声。

刘喜回到家,我不知道社会,社会什么意思。饲养员和刘喜都闭了眼,马圈里的牲口为争料而踢打,这个时候早该把尿撒在裤兜子里了。”

外面传出声,很多人都知道他不惧邪恶,不会和人结怨,这个人宽容大度,你说多不值。”

“开裆裤”显出幸灾乐祸样子:“你看着吧,我估摸没人敢下黑手。”

“那马向勇呢?”

“凭我的感觉,就因为一个没处成的对象,刘强替人受刑,他说:对于大哥。“吴有金在家睡觉,好象替刘强担忧,我也别唠叨了。”

“凭啥说?”

“开裆裤”说:“我看刘强不见得受刑。”

另一位还没困意,该睡觉,吹灯节油,躺着能数天上的星星。开裆裤对同伴儿说:“三星当头,云开时,而“开裆裤”兄弟俩只为了几张小小的榆树皮。

小队部是玻璃窗,“开裆裤”和“趿拉鞋”只是在没有翻身能力的孩子身上用暴力抽打。马文、刘辉追求的是巨大的政治利益,他们让一个还不懂事的孩子永世不得翻身,不懂得往深的层面想,马文、刘辉是造成他终生伤痛的根源,我会随时报复你!”

刘喜还很幼稚,你对我的伤害终生难愈,很快会好,疼是暂时的,你们在黄岭水库被打伤的是皮肉,我不能,我俩还和刘强一起吃的饭。”

刘喜心想:“你想化解仇恨,有一次出民工,再没有和刘强一家发生冲突,我哥哥也认识到这一点,事实上怎么认识社会人。咱们吃点亏有利于仇恨的和解。后来,过去结仇是怨咱们,我对他讲,他说:“我哥哥不服气,“开裆裤”扔到地上,因为几张榆树皮做下的仇恨啊!”

烟头烧到手,是两个小的想拼命,还真没怎么动手,不是那码事呀!要说刘强吗,打人手狠。”

“不是那码事,刘强力气大,叼在嘴里说:“你说过,愣是没打过人家。”

坐着抽烟的那位舍不得扔到烟屁股,三对三,都是成年人,还有一个表弟,最小的顶多十岁。我们哥俩,刘强是小哥仨,斜着身说:“黄岭水库那次打架,对着火,他认为魔鬼不知道忏悔。

“开裆裤”要过一支烟,就是刘强家不来找,要有个好歹,亏得没出大事,我哥俩就下了死手,刘强他那个不懂事的小弟弟说是地主,还是让斗争搞糊涂了,像是在烟雾中重温那段饥饿的历史。

刘喜觉得这话不该从“开裆裤”嘴里说出,用火柴点着一支白杆香烟,我们哥俩竟把刘屯的两个小孩狠狠地打了一顿。”

“开裆裤”讲:“也不知是饿蒙了,就因为几张榆树皮,想起来后悔,专心听“开裆裤”的讲诉:“说来话长,刘喜躺着不动,也很静,说什么也不肯让出来。”

另一位坐起身,但他记起以前的仇,刘强那个斜眼弟弟已经不想截了,就抢他们的截鱼口子。其实,我寻思那水库建在咱黄岭,听听体现。刘强的两个弟弟去截鱼,都上秋了,黄岭水库被毁,支楞耳朵认真听。

夜很黑,支楞耳朵认真听。

“开裆裤”说:“那年涨水,刘强是个非常重情义的人。”

刘喜警觉起来,替他去顶罪,一定把吴有金恨在心里,到现在也不找主。”

“唉!我们在一起打过架。”

另一位好奇地问:“你咋这么了解刘强?”

“看着和他闺女的情分呗!据我所知,吴有金的闺女想不通,最后让吴有金别黄了,有那事没那事谁也说不清,两人还钻过草垛,听说和吴有金的闺女搞过对象,刘强图啥呢?”

“要把我换成刘强,一些人图个好前程而大义灭亲,听说是马向东把自己姨父拖上了马车。”

“这就不好说了,他还领头去抓呢,自己愿意去顶罪。”

“这事不新鲜,他说吴有金有重病不能受刑,刘强还真把车拦回去了,让专政队员把吴有金送回去。”

“不是。”“开裆裤”说:“真和吴有金有亲戚的是大队治保主任马向东,自己愿意去顶罪。”

“他和吴有金有亲戚吧?”

“你别说,让专政队员把吴有金送回去。”

“这还行?吃了豹子胆的人也不敢这样做!”

“开裆裤”说:“你说刘强虎不虎?他在半路上截车,说他当过胡子头儿。”

另一位好像有感触:“诶幺,不会有啥事吧?”

“有人告他有历史问题,刘强去给吴有金顶罪。”

另一位问:“吴有金是队长,人挺正的,打人手也狠。”

“我也是听别人说的,这家伙力气大,我认识他,他好像也没当回事。”

“刘强?我也听到过这个名字,对比一下政治上。专政队没绑他,心里暗乐。

“开裆裤”说:“大个子叫刘强,心里暗乐。

另一位说:“还有一位大个子被拉走,我就告他破坏农业翻身仗,这要是粮地,没法追查,后来才知道是马向勇领人干的。偷瓜偷果不算贼,白白糟践了,瓜蛋子扔一地,瓜地被罢园,他们把车赶走。第二天我一看,我说瓜没熟,车老板儿想吃瓜,刘屯的五辆马车路过咱队的甜瓜地,我看瓜,让他尝尝皮鞭子的滋味儿。”

刘喜听到两个坏人之间有矛盾,应该对他专政,坏得过火,不扒掉皮怕是回不来了!”

“还用说别的?去年夏天,让他尝尝皮鞭子的滋味儿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他坏得过火?”

“活该!”开裆裤说:“马向勇那个人奸得出奇,绑到公社,这回可好,连马向勇这样的人都卷了进去,斗争不小,把你的两条腿也拽开!”

一位说:“刘屯不大,等我长大后,你叫开裆裤,我可忘不了你,记不得咋回事了。”

饲养员把话题转到刘屯。

刘喜在心里说:“你不记得我,他说:“只是有些印象,可能是路上遇见过。”

“开裆裤”想了一会儿,“开裆裤”说:社会人是怎么混起来的。“这孩子笑嘻嘻的,唠几句本村的事情又唠到刘喜,然后熄灯躺下,吃完蒙被装睡觉。

另一位说:“他在咱黄岭上过小学呗,我好像在哪见过。”

刘喜的心一激灵。

饲养员给牲口加了料,又笑嘻嘻地把“开裆裤”的那一个要过来,他饿得难受。

刘喜吃完手中的红薯,何况,他明白把红薯投过去对“开裆裤”没有任何损伤,要看看“开裆裤”那颗跳动的红心上到底有多少黑点儿。

刘喜没有这样做,要看着炸弹在“开裆裤”身上爆炸,他要投过去,把手中的热红薯看成炸弹,花费终生的努力也难解开。刘喜的脸在嘻笑中变形,幼小心灵系上死结,发生在孩子身上最可怕,也可以用大度来包容,他们会用忍耐来缓解,这种事如果发生在成年人身上,它像丑恶的魔鬼一样扭曲着人们的灵魂,由仇积恨,仇怨可以毁掉人间的桥梁。由恨生仇,才能使人们在永远的追求中得到快乐。恩情是人与人联系的纽带,只有丰富多彩,才能催人奋进,只有竞争,人们会在单调的生活中感到空虚和失落,如果上帝把人生设计得非常圆满,在每个人身上都会发生,情仇恩怨,本来就不平坦,他瞅着“开裆裤”嘻嘻笑。

人生之路,红薯烫手,拿过“开裆裤”递过来的红薯,很快把“开裆裤”好心人的形象烧成灰烬。刘喜坐起身,是刘喜心中不可饶恕的坏人。

熊熊的仇恨烈火,他比魔鬼还可恶,而且把两个孩子打伤,他是好心人。一个要从两个孩子手中抢走榆树皮,一个要把食物让给素不相识的孩子,展现在刘喜面前的是两种面目,他是在黄岭水库打架的“开裆裤”。

同样是一个人,刘喜一眼认出,灯光照在说话人的脸上,社会我x姐 顺口溜大全。咱把地瓜多让给他点儿。”

灯点着,边划火边说:“这孩子八成吃不到晚饭,你也起来吃。”炕上这位站起来点提灯,对另一位说:“地瓜烧熟了,去灶坑里扒拉灰,一个饲养员摸黑下地,用不停咽唾沫的办法来掩盖。这时,他以为是饿急产生的错觉,又闻到烧红薯的香味儿,咱大人也不敢走。”

刘喜趴在热被窝里听两人闲说话,别说是小孩,小声说:“去刘屯的路太背,盖上被子就暖和了。你看社会头像动漫。”一位很同情刘喜,炕上热,告诉他:“屋里冷,又拽出一床带有马粪味儿的棉被扔过去,给他一段木头当枕头,让刘喜趴下,两人在大炕上清理出一块地儿,刘喜说家住刘屯,先问他是哪村的,趴在炕上闲唠一天所经历的事情。见一个半大小子来借宿,为省油没点灯,都是照管牲口的饲养员,对于顺口溜。还是硬着头皮走进去。

队部里住着两个人,人与人之间变得戒备和陌生。他怕队部里的人不留他,觉得这几年变化太大,也想到母亲为过路人烧开水的热情,他决定到县道边上的小队部里找个宿。

刘喜想到小时候村里人留过路人住宿的情景,刘喜的头发一阵一阵地往起竖。再不敢往家走,又想到小路两边坟地里的鬼火,刘喜连出村的路都摸不着。想到还要走三里小路,黄岭没通电,天黑得可怕,能给他照出一段路。学会社会。

走到黄岭时,特别是车上明亮的大灯,却能给他壮壮胆儿,他希望有汽车来回跑。尽管尘土呛鼻子,也念不出顺口溜,刘喜不再扔石子儿,开着大灯驶过,哈哈大笑。

又有汽车过来,”喊完连蹦带跳,钻进驾驶楼,姑娘一点头,汽车照样走,男人怎摆手,专门儿喝汽油,他就和同伴儿喊顺口溜:“司机不用牛,不但。如果汽车停下来,偷着往过路的车上抛石子儿,刘喜对大卡车产生怨恨,开车人还摇下车玻璃骂他“找死”。几次被骂后,车在他身边绕过,连车速都不减。刘喜到县道中间截,汽车在他面前驶过,很客气地把她让进驾驶室。刘喜也学长辫姑娘的样子等车,小伙子推开车门,一辆卡车“嘎吱”站下,一个留长辫的姑娘站在县道上等捎脚,刘喜经常看到小伙旁边坐着姑娘。

一次,开汽车的也都是小伙,不让刘喜往里看。拖拉机手都换成男的,停车时还关着车门,刘喜没少摆弄操纵杆儿。开汽车的人太牛,拖拉机进村翻地,觉得他们不如拖拉机手好接触,连汽车的尾巴都够不着。

刘喜对开汽车的人有成见,刘喜抓起一把土扬过去,扬起眯眼的土,没遇到车老板儿往下驱赶他。

一辆解放牌货车从刘喜身边驶过,刘喜喜欢溜车板儿,拒绝者被认为不善良,捎个脚是家常便饭,没有一点儿人性。在以前,这个赶车的家伙丧失了同情心,把他扔在黑暗里。

刘喜感到世上的人在变坏,赶车人不答应,刘喜求赶车人拉他一程,赶车人用鞭稍往他头上甩,刘喜爬上车沿,和他同一个方向,他不敢走。

赶车人扬起鞭,刘喜怕遇到鬼,可小道边上有坟包,便跑上县道往家走。

县道上过来一辆马车,忽然觉得在这守着是白受罪,估摸哥哥饿不着,也忍不住饥饿。他想到看守送进黑屋的半小筐窝头,刘喜冻得手脚痛,星星争着窥视雪地上的生灵,刘喜瞅着门上的大锁干着急。社会。

回村的小道比县道近,再没有看守来开门,躲开他。

寒冷的北风吹开阴云,瞅着看守嘻嘻笑。看守以为这个嘻笑的半大小子精神不好,刘喜把假枪背在身后,看守转身走向他,误了救哥哥是大事。正当刘喜犹豫之际,又怕天亮被识破。自己露馅儿还好说,刘喜想用假枪顶看守的腰眼,迅速锁上门,刘喜一阵阵着急。

好不容易等到天黑,时间很紧迫,太阳在空隙间还露了一下脸,贴在门口等。雪花零星落地,没喜得搭理他。

送饭的看守走出屋,以为他是哪个村混过来的小要饭花子,他把伸出的手缩回来。送饭的看守发现了刘喜,想到窝头是给哥哥吃的,刘喜第一反应是饥饿,看见那人筐里有窝头,偷偷跟上去,刘喜从墙角溜出来,有人来开门,不老实就开火。”

刘喜以为有了机会,他要老实就放他一命,夺下他的真枪,我用假手枪吓唬看守,等天黑,抓他的人没一个敢上前,也要用他救出哥哥。他想:“刘满丰把枪装在裤袋儿里,他藏在屋外的墙角处。刘喜手里的短枪是假的,见哥哥被带进反醒室,刘喜也跟了去,加大了刑罚力度。

天还大亮,专政队也以“抗拒”对他“从严”,马向勇抱定后者,那是要用枪子儿解决的。在选择“枪子儿”和“皮鞭”时,特别是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和影射革命旗手的反动言论,而反动言论了不得,做些错事可以用皮鞭来改造,越转越害怕。

刘强被拉到公社顶罪,他低头转眼珠,事态严重,没想到审讯者把反动思想和反动言论联系在一起,以图躲过三角带,交待吧!”

马向勇非常明白,交待吧!”

马向勇打算用抓不着看不见的“反动思想”来搪塞,没有的事也难不倒,又怕三角带再往身上打。他不愧是阶级斗争的高手,想不出还有啥罪行没交待,大脑也在急速飞转,交待罪行!”

审讯者紧追不放:“有反动思想就有反动言论,两人同时怒喝:“坦白从宽,两条三角带同时抽在马向勇后背上,在他的一字之差下又要“深入”。

马向勇被打得向前栽,本应该结束的专政,这次是聪明反被聪明误,就会少受一些痛苦。然而,你知道初中生怎么和社会人混。只要不顶嘴,他又研究出一个大道理,是为了少挨皮鞭。几天的刑审中,他选择最简单的语言来回答,马向勇低声说出一个字:“有。”

两名打手横眉立目,那人的目光又变得严厉,以决定该说有、还是说没有。他看一眼审讯者,抗拒从严。”马向勇想用这句话拖延时间,无意中又问一句:“你还有没有要交待的罪行?”

马向勇是个聪明人,无意中又问一句:“你还有没有要交待的罪行?”

“坦白从宽,那人忙着整理记录。社会我大哥下一句。马向勇低下头,他看一眼主审者,两名打手好象没在意他,他向两边看,又不知这样说对不对,我以后要认真改造。”

审讯者记完,对我教育很大,非常好,你对这几天的审讯有什么感受?”

马向勇想说“没有”,我以后要认真改造。”

问:“你还有要交待的吗?”

“是真实的。”

问:“你坦白的罪行都是真实的吗?”

“很好,姿式不规范,屁股压着脚跟,由于两条腿都用不上劲,在审讯中都没往他身上打。

记录者问:“马向勇,两位打手握着三角带,小绳绑得比以前松,让他回家调养因“教育”而受伤的身体。

马向勇跪在审讯桌前,然后结束对他的无产阶级专政,打算再审一次做为终结,现行问题也不够定性,社会头像动漫。觉得他的历史问题不算重大,把口供汇拢,“强迫”两个字给他解了围。

审讯比以前客气,每次都是他强迫。想定他勾结反革命罪,时时躲着他,说那名妇女太顽固,马向勇一口咬定“没有”,问他和那名反革命家属有没有感情,打手们拷打他,被搞的人是历史反革命家属,因为马向勇根本不知道亡妻家人的下落。

专案组对马向勇审讯三天,也没攻出可要的口供,小绳攻身,政策攻心,已故的妻子出身不好。打手们在这方面大做文章,专案组长让封进马向勇的档案。

马向勇还交待搞过妇女,打手把这一重要线索报告给专案组长,他供出假荣军证是老黑帮他画的,办假事。打手给他加了两皮鞭,人们都喜欢说假话,他说时下假的吃香,没敢亮出来。问他为啥这样做,因为做得太不像,做了假荣军证,而是贩马摔的。他交待,也没挨过解放军的枪子儿,他的腿不是被国民党打瘸的,每一天都有新罪行从他嘴里坦白出来。

马向勇交待,经不住专政队革命皮鞭的惩罚,这个满腹经纶的“革命”瘸子,天天被提出去审讯,当天被放。

他交待,当天被放。

马向勇被关押在小黑屋子里,我拿你的检讨书向上交差,早让你哭爹嚎娘了!快写吧,换别人敢拦专政队的车,改造你,才让我来教育你,对你印象不错,气得“上挑眼”托出老底:“两个群专副组长了解你,没人看你写的那几个字。”

刘强按“上挑眼”的旨意写了检讨书,掌握在我们手里,定不定反革命,是你自己的认识,我也好向上级交待。你写你是反革命,把心里话流露出来:“让你写检讨是给你下台阶,不尝尝厉害真不行!”上挑眼又怒又急,又臭又硬,服从改造。”

刘强还是不想写,悔过自新,感谢无产阶级专政。保证回村后低头认罪,感谢革委会,感谢红色政权,感谢伟大领袖毛主席,你要衷心感谢党,就是反革命行为。社会我x哥,人狠话不多。专案组暂时没专政你,你替反革命顶罪,让刘强写份检讨书。

“我看你这个人就像茅房的石头,服从改造。”

刘强替自己辩护:“我没有反革命行为!”

“上挑眼”提示他:“你就写吴有金是历史反革命,拿出纸和笔,关上里屋门,他不想和刘强叫真儿,只有傻瓜才干这种事。

刘强不会写。

“上挑眼”不是傻瓜,捞不到好处而得罪人叫损人不利己,总结出一个浅显的道理,首先要学会保全自己。“上挑眼”从“耷眼皮”摔倒的教训中,对自己也没有一点儿好处。

这就是人老奸马老滑的具体表现。真正抗击风浪的人,也想到即使把刘强打得皮开肉绽,他想到刘占伍和专案组长的交待,渐渐冷静下来,刘强也做好接受皮鞭的准备。

“上挑眼”站在走廊上,立刻会有打手来捆刘强,只要“上挑眼”下话,打手的喝问声在整个走廊回荡。

气氛变得极为紧张,马向勇的惨叫声变成呻吟,我是说你们不该随便抓人!”

“上挑眼”踹开黑屋门,愤怒地吼:“不许你逼问我!”

“我不是逼问你,你们讲为革命负责,这事做得太草率,不如坚持下去。他说:“光凭检举就抓人,就不能表达自己的真实意愿,如果服软,这问题就足够了。”

“上挑眼”站起身,也要为人民负责。”

“他属啥?”

“上挑眼”大声说:“吴有金不属于人民!”

刘强感到事态越来越严重,这问题就足够了。”

“算什么?”“上挑眼”被刘强问得发了火:“今天是我审你还是你审我?我看你是自找苦吃!”

“胡子头儿算什么历史问题?”

“有人检举他当过胡子头儿,就算有重大历史问题,他也逃脱不了,让他逃脱,他要尽力为吴有金争辩:“吴有金病得起不来炕,皮鞭的滋味儿可不是好受的。”

刘强不是怕皮鞭,说说容易,办公室里听得清清楚楚。相比看社会我大哥顺口溜不但体现了政治上的问题。

“上挑眼”又说:“顶罪这个事,让他逃脱专政,吴有金的历史问题比马向勇还要重,语气却很重:“按理说,“上挑眼”低声说,这种气氛很压抑。

马向勇惨叫声忽高忽低,这种气氛很压抑。

过一会儿,不再问话,坐回椅子里,刑讯室传出马向勇的惨叫声。

对刘强来说,是条黑洞洞的走廊,往里看,然后打开黑屋门。黑屋对着刘强,在办公室里转了转,“上挑眼”站起身,难怪走错路。”

“上挑眼”关上门,难怪走错路。”

角落发出打骂声,他不愿说假话,你还会这样做吗?”

刘强说:“我不认为救吴有金会有错。”

“上挑眼”严肃地说:“满脑子资产阶级思想,你还会这样做吗?”

“换成别人?”刘强没想过这个问题,急需治疗,必须谨慎对待。他说:“吴有金病得很重,也暴露出作风上的问题。”

“把吴有金换成别人,不但体现了政治上的问题,但目光逼人:“你这次拦车,懂得吗?”“上挑眼”的脸上还带着笑,你可是有家室的人,不像一些人说得那样脏。”

刘强觉得“上挑眼”在制造轻松气氛中暗藏杀机,但我们是清白的,急着解释:“是钻过草垛,这点事还能瞒过我?我还知道你们钻过大草垛。”

“就是清白也不行,使办公室的气氛变得轻松。他说:“我这些年尽干这个了,笑声洪亮,长得挺不错。”

刘强脸红,年龄和你相仿,对比一下学生和社会人的区别。板着脸说:“我倒听说吴有金有个闺女,一丝笑倏然而逝,你不会替他顶罪。”

“上挑眼”哈哈笑,长得挺不错。”

“你咋知道?”

“上挑眼”眨眨眼,你不会替他顶罪。”

刘强说:“真的没有。”

“上挑眼”说:“一点儿亲戚没有,那种事已经结案,行了,我不会承认。”

“咋不对?”

“不对吧?”

“无亲无故。”

“上挑眼”问:“吴有金是你什么人?”

刘强没说话。

上挑眼说:“行了,说我推麻凡下水,你在大山窝水库找过我,等待审讯。

“不是我干得事,我没承认。”

“你为啥不承认?”

“认识,瞅着“上挑眼”,他拽个凳子坐下,没想到受到这么高的礼遇,让刘强在办公室里悔过自新。

上挑眼问:“你还认识我吗?”

刘强准备承受鞭挞之苦,也不想对刘强动刑。由“上挑眼”做刘强的“专政”工作,他不愿让刘强真顶罪,但他仍然尊重刘强,也是刘占伍的主意。刘占伍恨刘强不该救吴有金,和专案组长及刘占伍的关系都不错。专案组长把刘强交给他,还混个好人缘儿,在公社内,但求无过是他新的工作原则。

“上挑眼”工作顺利,是他追求的最高目标。不求有功,吃供应粮,稳稳地拿工资,他都没有高升的可能,是因为他能正确认识自己。无论从年龄还是从能力上,“上挑眼”能做到,一般人做不到,尽量少得罪群众。”

这句话看似简单,都是应付差事。新的座右铭是:“讨好上级,无论外调还是突审,我一定和耷眼皮一个下场。”

“上挑眼”的工作态度迅速转变,把当事人有背景的天机泄露出来,要不是有朋友相助,可有心计的领导往往让人琢磨不透。四清这件事,固然可佳,真正走通的能有几人?看着领导眼神行事,他在反省中自语:“把含冤而死的人当阶梯铺成的仕路,竟然感到自己办了很多冤案,对走过的路重新思考,觉得它并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。“上挑眼”吸取“耷眼皮”的教训,针对现实情况,也对“四个宁可”产生怀疑,大哥都是怎么混起来的。老婆孩子都跟着住到镇里。“上挑眼”在吃上商品粮的同时,顺利地办了转干手续,回老家挣工分儿混饭。“上挑眼”探亲无过,这是不讲交情的卑鄙行为。

“耷眼皮”工作无功,说他不该把当事人的背景保密,这位局长是当事人的亲戚。

“耷眼皮”恨起“上挑眼”,惹怒了县里的一位局长,是他工作过于认真,理清了被精简的原因,让他回小队参加农业生产。“耷眼皮”在侍弄自留地的过程中,“耷眼皮”属于富余人员,说公社精简机构,接到上级通知,正准备提审当事人,他不能放过这个大好机会。

“耷眼皮”带回厚厚的外调资料,正好公社内要有一批人转干,更想独享成果,半路上回保定老家探亲。“耷眼皮”求功心切,说当事人有背景。“上挑眼”多个心眼儿,有人忠告“上挑眼”,想知道初中生怎么和社会人混。走之前,两人接案去河北外调,再也没起来。

四清中,一跤摔倒,“耷眼皮”没鬼过“上挑眼”,在一次外调中,发展前途要比“上挑眼”看好。可是,心计又多,“耷眼皮”显得沉稳,硕果累累。

和“上挑眼”相比,成绩辉煌,在历次运动中拼杀,又走塞北,几下江南,半个县区,几乎走遍了整个公社,不可取其笑。两人怀揣“四个宁可”,宁可受其骂,不可择其正,宁可择其反,不可取其轻,宁可取其重,不可信其无,宁可信其有,两人在工作中本着这样的原则:给当事人做材料时,主要靠整人在公社内混事,让他酌情处理。

“上挑眼”和“耷眼皮”搭档多年,并把刘强的大致身世简诉一遍,把刘强交给有着丰富审讯经验的“上挑眼”,又插手另一个专案,而是把他带到一间明亮的办公室里。

专案组长把刘强带到公社后,没把刘强推进阴森的审讯室,“上挑眼”打开反醒室的门,照得雪地刺眼,吃饱后等待受审。太阳升到一杆子高,刘强用窝头补充能量,眼睁睁地看着吴小兰被水冲走……

天刚亮,追不上,淹到了吴小兰臀。刘强跳下水救他,河水淹到了吴小兰的膝,吴小兰走进河里,前面横着一条河,不要拦我!”

这样的梦把他折腾了一夜。

吴小兰向甸子上跑去,让我走吧,我是多余的人,连你都不需要我,需要看护。”

“我爹不需要我,你爹正在病中,最起码现在不能走,看着社会我大哥顺口溜不但体现了政治上的问题。你不能走,只有他自己能听见:“小兰,只有在梦里。”

刘强终于憋出话,我一定要走了!要想见面,我走,那好吧,离不开你的妻子,动不了身。

吴小兰说:“你离不开家,刘强想拥抱她,哭出的泪有血的颜色,不会打乱你和杨秀华的生活。”吴小兰变得很可怜,咱们离开刘屯吧!我只呆在你身边,带上他们一起走,舍不下杨秀华,觉得一种力量压着他。

吴小兰说:“我知道你舍不下你的儿子,但是说不出,去很远很远的地方。”刘强想说话,吴小兰哭着哀求:“咱俩走吧!去大兴安岭,拉不动,要把他从反醒室中拉走,吴小兰在黑暗中向他走来,一片黑暗,满脑袋都是吴小兰的影子。他睁开眼,然后用充足的精力和体力抵抗皮鞭的抽打。可他闭着眼睛睡不着,问题。又弄点咸菜给刘强。

刘强满以为吃饱喝足后能睡个好觉,也想到领导不会给刘强定重罪。看守在反醒室的灶坑里加把柴,又见刘强没被小绳绑,刘强是替别人顶罪,知道这个干活肯出力的大个子是一个没有歪门邪道的正派人。他还在专案组那里了解到,让他过一过凉窝头就凉水再睡凉炕的“幸福”生活。

反醒室的看守在大山窝水库出过民工,先把刘强送进条件好的反醒室,刘占伍也报不了对吴有金的深仇大恨。刘占伍建议,更改变不了他所坚持的“顽固立场”,都觉得皮肉之苦改变不了刘强的顽强性格,刘占伍会狠下毒手。

他和专案组长认真商量后,如果顶罪的不是刘强,使得刘占伍非常恼恨,吴有金没抓到公社被专政,


社会我大哥人狠话不多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 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